ㄤㄤ

甜食爱好者

求大佬们借个三技能洁哥吧!刷好久都没有了,是官服!谢谢

完結了嗚嗚嗚嗚嗚嗚

“人間驕阳剛好,风過林梢,彼時他們正當年少”

木木每本的結局真的都讓人好想哭5555好喜歡啊

木苏里巨洋气!!!!!!!三個省略號!!!!
內容提要請截圖哈哈哈哈哈,今晚是個快樂的尖叫雞

她站起來了!!!

是熬夜黨的勝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終於甜了甜了甜了我好激動啊啊啊啊😭😭😭等好久


逆先夏目你太色了8

是無袖……無袖(死亡

VK的衣服我真的看一遍吹一遍

《炎葬》

他第一眼看到送葬人,对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那毫无波澜的双眼,平静的像是所有事情都激不起他的任何情绪。事实上也的确如此,这位拉克兰人一板一眼的作风,公事公辦,以及不懂人情世故的性格让他看上去难以接近,蓝玻璃的眼睛使他更加冰冷。


他对送葬人彻底改观是在一场合作任务上,萨卡兹和萨科塔,两个人看上去完全相反一个活在了光明底下,一个活在漆黑的世界。博士不知道为什么会将他们两个派在了一起。他们两个在博士办公室时只说了两句话


“你好,我在接下来委托中与你一同执行,如果需要的话,请叫我送葬人。”


“炎客。”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跟他互报姓名,明明在他这里互报姓名有着其他意义,或许是在听到那带点清冷的声音,像是在水中丢入石子,波纹扰乱了平静的水面吧。


他并不喜欢团队合作,奋力的厮杀才能够解放出那灵魂最深处的本能,诱出那最令人吸引的一面。信任及合作在战场上是不需要的。但是不得不说,这位天使的实力非常强劲,强到炎客看到他动手的瞬间,全身的倒刺竖立,那种从尾椎直奔而上的,后脊发凉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遇过了。当时的炎客差点忍不住想不管面前的敌人直接跟他来上一场的欲望。


他们在这场任务中遇到了一点意外,突如其来的大雨打乱了视线,围攻在此刻突如其来,但他不慌不忙,他在敌军撒下的网中肆意,他们还不知道他们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恶魔,刀剑的碰撞声不绝于耳,被利刃划破衣衫的声音,刺入软肉的声音,红鲜花点缀在大地上,漆黑的刀刃沾染上了鲜红色。一旁一把重刀从上而下的挥向恶魔,炎客正要抬手阻挡,黑色的子弹突然划破空气重在了大刀身上,清脆的声响发出,提着重刀的敌人中心不稳的往后退了几步,正抬起头时,眉心的血缓缓流下,一发子弹成了他最后看到的画面。


「啧。」


炎客有点不满,又有点恼火,他说不清,战场让他的脑袋愈来愈兴奋,或许是源石在作祟,掉落的雨滴并没有浇熄火焰,撇了眼站在高处的天使,漆黑的翅膀让他看起来比起圣洁更像是不详的预兆。他看到了送葬人眼睛里一丝一丝的波动。跟着手底下一枪接着一枪,撕裂空气的子弹精准的进入到敌方之后,快速而准确的了结了性命。


他突然想到,要是那双眼睛,那张不管什么时候都平静自持的脸,被搅的混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萨卡兹产生了欲望


炎客在平時的他像是对什么都提不起劲,独来独往,在战场上的他与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除了在面对博士时那股隐藏在灵魂深处的冲劲,以及独自一人在花草温室面对那群小小的生命时。炎客这位干员对其他东西没有丝毫的兴趣。


但是他最近像是找到了新的兴趣,热衷于让送葬人产生些其他的情绪,不管是愉快的,恼怒的,不解的,只要能让那双眼睛掀起波澜,他都热衷于去尝试。他挖掘着连天使本人可能都不知道的一面,并且乐于看到他展现出那一面而有点迷茫的样子。


他在这种乐趣上乐此不疲


他已经太无聊了,在看到原本的目标成了那模样,虽然他十分笃定那位博士一定会变回去,变回过去那副模样,但在这途中他可能会无聊很长的时间。


又或许是萨卡兹的本能在作祟吧


想撕破他的理智


想摧毀他的冷静


想看到他那双蓝色的海面掀起风暴



原本起初只是抱着试探的心态去尝试,一般的事情满足不了他了,他想要看到更多的,更复杂的情感在送葬人身上出现,他想要搅乱敞水,他可以抱有期待,听到他想要的回答,毕竟这位拉客兰公民的回答总是出乎人的意料,这兴许是这位执法者不懂这种欲望,这种情感对于人的意义吧。



“你们只为拉特兰人做事?”


“是的,拉特兰公证所会为所有的拉特兰公民解决及执行契约,推动及督促事物,但我已和罗德岛签属了协议,如果你有委托,我可以一听。”


“那好,我正好有一个,听听?”




————————


我很快乐

你终于打领带了

好可爱